街談巷議
  前天,央視曝光了廣州出租車不打表亂要價的亂象。儘管廣州交委當時並未對央視報道做出直接回應,但在前天下午,交委發佈的一份文明乘車“溫馨提示”稱,的士拒載、不打表是絕對不允許的,市民如遇到這種情況,可把車牌記下然後向96900投訴,執法部門將會對其進行嚴懲。
  有意思的是,與監管部門的遮遮掩掩不同,本地市民對央視暗訪的反應卻是另一番景象。不少市民根據自己的打車經驗,認為廣州的士很少出現亂要價的情況,包括我這在廣州生活了將近18年的市民也感到納悶。這不禁讓人懷疑,央視記者是否真如傳說中一般在列車上採訪,然後得出春節回家都能買到火車票是“常態”?
  與所有城市的出租車一樣,廣州出租車行業也有茶水費醜聞等各種不堪,但客觀來說,與國內其他大城市諸如北京、深圳等相比,廣州出租車行業的服務水準,並不會差到哪裡去。
  其實,在原始報道中的說法是“部分出租車夜間不打表”——這個說法沒什麼破綻,只是到了@央視財經這裡,報道標題卻標成了“常態”,顯然有“標題黨”之嫌。我就此事咨詢開夜班的出租車司機,其說法印證了這個事實。據反映,類似的宰客現象,每年春節後都不少,主要集中在火車站、汽車站等地方,被宰的對象大都是剛下車的農民工。而一些出租車司機之所以鋌而走險,也多多少少與其所在公司收費太高,且承包之後轉包費用的層層加碼等情況有關。
  這大概可以解釋本地市民感受的截然相反,而且從邏輯上來說,“宰”剛下車的農民工,風險要小得多,畢竟這個群體要麼是剛到城裡懵懵懂懂,連距離遠近都無法辨清,要麼由於缺乏維權意識即便知道被宰也自認倒霉,要麼由於現實中的弱勢地位而不得不作罷。
  賺錢當然不能成為宰客的理由,但從出租車司機的反映來看,規範管理是可以減少宰客行為的。當然,如果出租車壟斷利益格局不打破,要實現根治恐怕難以樂觀——因為,顯而易見,在壟斷機制下,為了保證壟斷收益,所有增加、層層加碼的成本,完全可以通過向弱者轉移而得以實現——在出租車燃料成本增加時,司機通過“集體喝茶”施加壓力、出租車企業則通過數據造假稱企業薄利,然後通過漲價的手段,由市民來承擔;在司機被亂收費、索取茶水費,轉包費用層層加碼時,他們則把這些成本,轉移給比他們更為弱勢的農民工。
  最簡單的問題是,在出租車壟斷機制下,“克隆車”、“套牌車”屢禁不絕,一旦乘客遭遇司機宰客,廣州交委準備如何讓乘客記下車牌號碼進行投訴?執法部門如何對其進行懲罰?
  蘇少鑫
  蘇少鑫  (原標題:廣州治理的士宰客不能僅靠投訴)
創作者介紹

房屋二胎

py59pyxya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